有所为有所不为

2020-08-24 16:13

大众艺术和精英文化能否建设性对话?世俗元素是否可以构成纪念性?是否可以用电影语言构建建筑?能否以商业综合体的模式设计现代艺术中心?能否把城市空间引入科技馆?工作场所是否无游戏不创意?概念传达是否依赖场所体验?这些问题无外乎都是在构建有针对性的矛盾,作为设计的起点和支点。在刘晓光主持设计的中国电影博物馆、深圳文学艺术中心、中国科技馆、联想总部等众多项目中,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未来所有的百货商店都将成为博物馆,所有的博物馆都将成为百货公司”。一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半个世纪前的预言正在成为现实。曾经的一句行话,“you see the mall, you see them all”,揶揄的是商业建筑设计的千篇一律,但也指出了其一成不变的内在规律。但时代已经改变,今天的商业及其空间模式已经衍生到到文化艺术场所、工作场所、学校甚至医院;反过来文化空间里也发生着大量的商业活动。广义的商业与广义的文化似乎完全杂糅在一起,双方都获得了更大的可能性和发展空间。然而,当我们拥抱和推动新趋势的时候,必须认识到矛盾并没有消失,甚至更加深刻。建筑师需要与以往不同的设计和思想能力。

从调侃建筑师的几个职业特点进入题目。睡眠 -- “少即是多”,建筑设计可能是睡眠时间最少的行业;着装 -- “爱屋及乌”,建筑师喜欢黑衣其来有自;认知 -- “永远正确”,建筑师似乎永远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最后一条尤其需要改变。建筑师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但同时也需要接受质疑。

即使经历过颠覆性的矫枉过正,然而文化和商业的根本性对立至今仍然根深蒂固地存在于建筑界。事实上,要真正介入现代城市建设的问题,建筑师不能不了解商业和商业建筑。

知道建筑如何发生和如何使用,才能知道为什么设计和如何设计,前因后果比过程更重要。对刘晓光来说,如何甄别矛盾,进而构筑建设性关联,成为设计的首要问题和基本方法。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刘晓光将“假如我不是建筑师”设为演讲题目,表达的也是他对建筑设计的一种态度。他认为站在对立的视角去审视建筑,往往可以带来新的发现。而这种不断自我质疑、反问的过程,既是建筑设计本身,也是对自我认知的挖掘。“最大的收获也许不是盖一座房子,而是发现自己。”

免责声明:

我爱建筑的复杂和矛盾。我喜欢基本要素混杂而不要‘纯粹’,折中而不要‘干净’,扭曲而不要‘直率’,含糊而不要‘分明’,既反常又无个性,既恼人又‘有趣’,宁要平凡的也不要‘造作的’,宁可迁就也不要排斥,宁可过多也不要简单,既要旧的也要创新,宁可不一致和不肯定也不要直接的和明确的,我主张杂乱而有活力胜过主张明显的统一,我同意不根据前提的推理并赞成二元论,我认为意义的简明不如意义的丰富,功能既要含蓄也要明确,我喜欢‘二者兼顾’超过‘非此即彼’,我喜欢黑白的或者灰的而不喜欢非黑即白。”

“无论你在思考什么,去想它的对立面”,刘晓光以《颠倒思考题》的封面内容作为结尾,赠与观众。建筑设计在于处理矛盾,需要换位思考,其实生活亦然。

刘晓光强调,建筑师应该为设计的后果负责。在一个好坏难辨甚至不辨的时代,建筑师要恪守职业底线,也要坚持思想立场,有所为有所不为,关注矛盾向对立面的转化,因为任何真理向前一步都容易变成谬误。